光正眼科走不出盈利怪圈?

2022-05-11 13:45:57 来源:风尚财经

上市十余年,光正眼科不断转型,始终无法走出主营业务不盈利的怪圈。

耗资14亿元买下的新视界眼科,业绩承诺不达标,利润由盈转亏,导致重组双方对簿公堂,谁赢谁输尚没有结论。

更值得担忧的是,上海所在的华东地区,是光正眼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地。以上海当前的形势来看,会对该公司的全年业绩带来重大影响。


连续9年扣非亏损

证券简称从“光正钢构”到“光正集团”再到如今的“光正眼科”,很明显体现出了这家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来,主营业务发生的变化。

上市之初,这家总部位于新疆的企业,主要从事建筑钢结构设计、生产和安装,曾是新疆乃至西北以及中亚地区最大的钢结构综合性生产企业。

该业务不性感、成长空间不大,直接影响到公司的盈利水平。

到了2013年,公司业绩直线下降。当年,营业收入首次突破5亿元,但归母净利润仅有155万元,扣非净利润更是首次录得亏损。

这是行业需求增速放缓、竞争激烈、产能过剩的必然结果。

从这时起,公司第一次筹划转型,借助新疆的油气资源,通过股权收购等方式,切入清洁能源行业,从事天然气运输和经营业务。

到2018年,公司已拥有长输线管线115公里,日供气能力100万立方米,城区中压管线330多公里,供热管网50多公里。已建成加气站及母站35 座、在建6座、新增加油站及待建10座。公司拥有阿克气田高压长输管道,并已取得8个环塔里木盆地天然气管线阀室的开口经营权,并拿下新疆多地30年的天然气特许经营权。

资源型行业具有一定的稀缺性,单从业务介绍来看,公司转型清洁能源,应该对公司的盈利能力有较大提升。

而现实是,2013年之后,公司就犹如被钝刀割肉,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,亏损额合计超过4亿元,但总能在关键年份,通过资产转让等财务调节方式,保持上市地位。

眼科业务转亏

主营业务不能实现盈利,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,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。

于是,公司再一次筹划转型,看上了盈利能力更强医疗行业,而且是被称为“金眼科”的民营眼科医院。

2018年,公司以6亿元现金、增值率541.06%,收购新视界眼科51%股权,将该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。

新视界眼科实际控人林春光,是“莆田系”的代表人物之一,旗下除眼科医院之外,还有妇产、儿科等医疗业务。

林春光对A股市场觊觎已久,眼科资产曲线上市,他完成了资产变现,即在资本市场寻求标的。

2018年9月,他看上了业绩和股价持续低迷的鞍重股份,拟通过受让股权以及投票权委托的方式,拿下鞍重股份控制权。后因该公司控股股东的权利受限,首次出手A股铩羽而归。

这次的失利,并没有让林春光放弃对A股上市平台的追逐。

他将目光投向了莎普爱思。该公司在2017年的神药风波后一蹶不振,年迈的创始人陈德康萌生退意。

2020年,林春光的两个儿子拿下莎普爱思控制权,并将旗下妇产医院能业务,置入上市公司体系。

再回到新视界眼科。2018年和2019年,该公司基本踩线完成业绩承诺。2020年初,上市公司再以7.23亿元、增值率969.90%,收购新视界眼科剩余49%股权,将其变成全资子公司。

就在这个当口,新视界眼科业绩急转直下,净利润从上年的1.29亿元,降至2020年的5209.26万元。

2021年新视界的业绩更是由盈转亏,亏损额1468.80万元,从公司的顶梁柱变成了拖累。

重组双方对簿公堂

光正眼科(002524.SZ)实控人周永麟与林春光曾有过一段很长时间的蜜月期。

在收购新视界眼科股权之前,周控制的光正投资,将上市公司5%股权转让给林,并让其出任上市公司副董事长。

然而,和谐的氛围在2021年9月被打破。

因新视界眼科2019年和2020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,按照相关协议,林春光以及其控制的新视界实业等相关主体,应合计向上市公司合计补偿3.85亿元。

光正眼科分别向林春光等发函,要求支付业绩补偿款,但对方认为,2020年业绩未达标,是受外部因素影响,对补偿金额存在异议。

随即,光正眼科将林春光等告上法庭,要求履行业绩承诺协议,并承担逾期支付而产生的利息损失。

林春光、新视界实业等主体提出反诉,要求上市公司向其支付重组交易中,尚未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合计超过2亿元,并支付逾期损失。

双方的诉讼均以立案,尚未开庭审理。

双方彻底闹僵,林春光辞去上市公司董事职务,并密集减持所持股份,当前持股比例已降至2.75%。

今年一季度,光正眼科的业绩仍没有好转的迹象,归母净利润亏损3607万元,同比下滑189.14%。

新视界眼科起步于上海,华东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,2021年,该地区贡献了近6亿元收入, 占上市公司总营收的近6成。

按照上海目前的形势,今年光正眼科的业绩恐怕更不容乐观。